【经典赏析】许多中文译名令人赞叹不已

2020-08-15 09:37:42 作者:梁文博士 (澳门大学) 4000-819-619


译名很难,这是译界的“共识”。但是究竟有多“难”,却与译者的水平有关,也与名称的内涵有关,还与外文的语种有关。因此,对于一般译者而言,名称译得好,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。正如我国教育家周仪荣先生曾经所言:“名称翻译是最难的译事之一,译前需要考虑采用何种原则和技巧;如何理解和如何表达,是所有译者的头等大事。”虽然名称翻译很难,但也有许多中文译名令人赞叹不已。例如:


上世纪20年代,美国饮料Coca-Cola已在中国上海生产,一开始翻译成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中文名字,叫“蝌蝌啃蜡”。由于古怪的味道,加上古怪的名字,这种饮料在当时的销售情况自然很差。于是,Coca-Cola公司公开登报,用350英镑的奖金悬赏征求译名。据说当时身在英国的艺术家蒋彝先生从《泰晤士报》得知消息后,为此琢磨了一个晚上,最后以译名“可口可乐”击败其他所有对手,获得了奖金。有人认为仅凭此译名,蒋先生就可以流芳百世。


Mercedes-Benz是德国高档豪华轿车品牌,中国大陆的中文译名为“奔驰”。“奔驰”这个威风凛凛的译名十分经典,真是神来之笔。车与速度本来就是不可分割的,而“奔驰”这个词恰好将车最重点也最需要的方面体现出来。“奔驰”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以来,发展的路途也十分顺畅,相信这与它的好名也有一定的关系。另外“宝马”(Bimmer)、“标致”(Peugeot)、“速霸路”(Subaru)等也是很好的译名。这些译名最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人们对汽车这一现代工具的全部期望,真让人拍案叫绝。


与“可口可乐”“奔驰”译得同样神妙,也同样闻名的商品译名还有“新秀丽”(Samsonite)。Samsonite这一名称的前半部分是Samson,即圣经中曾经手撕雄狮的大力士参孙,后半部分“ite”是一个后缀,指的是“像……一样的人”“……后代”“……分子”等。“新秀丽”在原产国——美国也是以结实耐用为卖点,广告内容经常是“花样虐箱”。然而,“新秀丽”这个中文译名完全抛弃了其英语含义,给人一种优雅时髦的感觉,这倒也非常符合该品牌在中国的市场定位。试想一下,一个叫做“参孙者”“参孙派”“参孙耐”的品牌,在中国市场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吸引力。


在电影片名方面,《魂断蓝桥》(Waterloo Bridge)可算是最经典的译名之一。如果直译为《滑铁卢桥》,这显然让人看了会摸不着头脑;而想到《魂断蓝桥》中的“魂断”两字不难,最难的是后面“蓝桥”二字中的“蓝” 字,该字暗合影片中两人相识、相爱、分手的夜晚氛围,碰巧的是,“蓝”在英语中意为“忧伤”。仅用了四个字就能紧扣电影主题,把意境描写得淋漓尽致,真不愧为影片译名中的经典之作。另外《乱世佳人》(Gone with the Wind)、《出水芙蓉》(Bathing Beauty)、《人鬼情未了》(Ghost)等译名也被公认为片名佳译的经典。神形兼备、韵味十足和引人入胜的电影译名,不仅可以令人终生难忘,而且可以提升影片的商业价值。


在书名方面,《乌托邦》(Utopia)堪称译名典范广泛流传:它由翻译家、教育家和英国文学家戴镏龄先生翻译而来。原著是英国政治家和作家托马斯·莫尔;Utopia是他根据希腊文outopos生造出来的一个词,ou在希腊文里主要是“无”的意思,topos在希腊文里有“位置、地方、空间”的意思。译名“乌托邦”可以理解为“乌”是没有,“托”是寄托,“邦”是国家,这三个字合起来的意思即为“空想的国家”。值得指出的是,书名虽然看起来很简单——字数寥寥,但翻译起来颇费功夫,一定要了解书中的内容、背景文化等才能给出最好的译名。另外《太阳照样升起》(The Sun Also Rises)、《百年孤独》(Cien años de soledad)、《双城记》( A Tale of Two Cities)等书名也是很好的译名。


在单位名称方面,“哈佛大学”(Harvard University)是一个神妙的译名——能考上哈佛,谁不笑得像个弥勒佛?据说它是由美国传教士裨治文(Elijah Coleman Bridgman)翻译而来的。辛亥革命后,这所美国最早的大学就人尽皆知了。顺带一提,中文译名中的字号应当与外文名称保持一致,或者是直译,或者是音译,或者是意译,或者是音意合译,否则根本就谈不上是对外文单位名称的翻译。


在缩略语方面,由美国“教育考试服务中心”(ETS)举办的英语能力考试“TOEFL”(全称“The Test of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”) 1964年进入中国台湾,一开始被翻译成了一个令人生厌的中文名字,叫“拖夫”。后来翻译家和语言学家张福垲先生将它音译为“托福”,它音义俱有,而且一语“多关”,含有吉祥祝福之意;其实不管是托谁的福,学子们希望的就是顺利通过考试。中国大陆开放后,留美学生剧增,人人都知道“托福”了。另外凡是上网的人,谁不知道“WWW”(全称“World Wide Web”)的重要作用?要输入网址,首先得打出这三个字母来。它曾经被译为“环球网”、“世域网”、“环球信息网”、“超媒体环球信息网”等,最后经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定译为“万维网”;这个近乎完美的术语译名妙就妙在传意、传形、更传神,真是神来之笔!


令人赞叹的中文译名还有很多,而它们只有在译者,有时甚至数位译者长时间搜肠刮肚、苦苦思索后才能产生出来。近代翻译界的先驱严复先生有句名言:“一名之立,旬月踟蹰”,可想而知他在翻译名称时,也常常为了一个准确且神妙的译名而寝食不安、日思夜研。翻译家、教育家和语言学家王宗炎先生也有同感,他在其主编的《英汉应用语言学词典》中说:“为了一个术语译名,我们想了又想,讨论了又讨论。”我们今天对待译名多么需要那样的专业素养和认真精神。




热线电话:137-0249-8802

首页
服务
下单
联系